虽然我步入创业一年,是我的梦想,但是现在开始考虑退不退出公司,却有着千万的理由,在整个过程期间,人的思想一直在战争,恰好面临公司的最后一个问题而觉醒,始终还是选择辞去副总经理职务。我这样认为,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这个代价是有明确的理由,而这个代价是把末来的位置交给一个合适的人,使其者依然会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,使意山的时间挺得更久。